莫祤

混迹各种圈子,万年混更手。最近在点(an)评(li)各种动漫及系列,忘轻点喷。

yeah!开心

咸鱼一只手残苍:

咕了几天终于完成了!
 @莫祤   抱住我的大宝贝er疯狂吧唧和莫祤完成的调查问卷!!!
真的超感谢她不嫌弃我【呜呜】
我拖后腿了【完全不想上色】
完全不会画系列啊【开个假车】

6题文章链接走 【梦】

【真的非常吃惊我画的那一部分阿莫写了好多!!!,呜呜是天使和神仙的合体】
谢谢我们的相遇,我永远喜欢你!!!【突然表白???】

【薛晓刀子真好吃真好吃】【智障发言】

1. 薛晓,薛洋单箭头晓星尘

2. 病娇洋出没!(occ)

3. 小学生文笔

4. 糖,最近薛晓的刀子真的很多,我来皮一把,写个糖。

初梦

七岁前的薛洋十分讨厌做噩梦。

因为噩梦真的很可怕啊,在梦里,你最不想经历的几乎都会实现,什么没有糖吃啦、甜食都变苦了啊之类的,薛洋几乎能被这些事情给吓醒,醒了就会大哭一场,然后去找糖吃,待糖在口腔中融化,熟悉的味道霸占味蕾,他才会像一个吃饱了蜂蜜的熊一样心满意足的去睡了。


噩梦什么的,果然还是最讨厌了。

 

 

直梦

薛洋今年十三岁。

他开始学着打架了。

他力气不是很大,揍人的技术也不是很好,但是他够狠。

如果手被人打断了,脚被人弄折了,那就用牙咬,狠咬,使劲咬,把对方咬的骂他狗也不会松口。

 

他第一次杀人也是在那时候。

对方是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小流氓,有事没事就嘲笑薛洋的断指,还总是抢他的糖,朝他吐口水。

然后他就把他杀了。

先像当年姓常的骗他那样,把那个小流氓骗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在他身后用烂抹布死死的捂住他的口鼻,最后,再用瓦片划开他的脖子。

瓦片是在一间酒肆捡到的,并不是很锋利,因此把那个人脖子划得鲜血淋漓,血肉模糊。那个人才算断气,死之前也不忘死死的瞪着薛洋。

最后的最后,薛洋干了一件他最期待干的一件事---------把那个小流氓的小指给切下来。

 

 

第一次杀人的薛洋感到一阵反胃,但是很快,他又笑了------明天不会再有人嘲笑他了,如果有,那就杀掉好了。

但是很快,他发现这样杀人的效率太慢了。

所以,他开始修习鬼道,据说,夷陵老祖魏无羡就是自学鬼道的。

 

慢慢的,他发明了一种好玩的小玩意儿--------尸毒粉

只要撒一把,嘿,哪怕你是个彪猛的汉子,也要老老实实的倒下。

薛洋的名字在那一带成为了流氓恶徒的象征,人们唯恐避之不及。

 

 

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了。


 

 

想梦

十五岁的薛洋已经不怕噩梦了。

自七岁那年断指开始,他便开始不断做噩梦。

一直,一直,一直不断的循环他断指那天。

疼,他真的很疼,他做错了什么?他只是想要吃点心罢了。

噩梦做多了,也就麻木了,在梦里,他梦见他把姓常的给大卸八块,灭了他满门,把他们的脑袋全部卸下来,当球踢。

 

他的确那么做了。

当血溅到他的脸上,像是铁锈一般的腥臭味窜入他的鼻腔,他只感到了兴奋。

但是报完仇,他却感觉并不那么痛快,

因为,他的小指,再也好不了了。

 

最近,有一个叫金光瑶的小矮子来找他,让他帮忙拼一个奇怪的东西,叫什么......阴虎符。

 

“成美,若你拼好阴虎符,我定有厚礼相赠。”金光瑶笑眯眯的说。

 

然后,薛洋就换上了金星雪浪袍。

那时候的薛洋,年纪轻轻,面容虽然稚气未消,个子却已经很高了,和金光瑶站在一起,如春风拂柳,一派少年风流。

 

 

 

也就是那一年,薛洋遇见了晓星尘。

 

晓星尘跨越三省只为捉拿他,并把他交给了金家。

 

得,这又是一个披着正人君子外皮的家伙,明明很强却要给杂碎出头,不仅如此,竟然还要教育他吃糖要给钱?

笑话。

薛洋这几年来杀人如麻,掀过不少摊子,吃糖从来就没给过钱,这些教育自然是被他抛之脑后。

临了他也不忘留下一句狠话---------“道长,咱们走着瞧。”

 

 

 

转梦

薛洋今年十七岁,噩梦已经很少做了,应该说,他很久没有做梦了。

在金家修了一年鬼道的他终于被放出来了。

那么,该去实现他一年前的“诺言”了。

 

 

薛洋屠了整个白雪观。

连只看门的狗也不放过。

 

然后,他刺瞎了宋岚的双眼。

 

 

嘿,看见宋岚冲晓星尘大吼,看到晓星尘那伤心欲绝的表情,薛洋快开心死了。

 

 

 

可惜,日子过得太好了也是会受到变故的。

金光瑶那个小矮子上位以后,竟然反过来追杀他!

 

数十把仙剑朝他刺来。

 

疼,真的很疼。

但是,没当年指头断的时候疼。

 

 

 

人梦

薛洋今年十九岁。他已经很久不做梦了。

 

今天抽签晓星尘输了,不过看在他看不见的份上,他再一次勉为其难的帮忙跑腿。

 

 

薛洋觉得,有时候跟在这个瞎子身边也不是什么坏事。

虽然要骗他很辛苦,虽然小瞎子很讨厌,虽然他住的很寒酸,

但是,他有糖。

每天,晓星尘都会给他和小瞎子一人一颗糖,然后听他讲笑话,笑得合不拢嘴,每天同他一起“夜猎”,每天......

 

薛洋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他错了。

 

 

 

 

 

“求求你,放过我吧......”

晓星尘的白绫上渗出了血迹,看样子,他真的要崩溃了。

 

他一定,一定很恨他。

 

 

 

 

精梦

薛洋今年二十三岁。他开始期待做噩梦。

为什么呢?

因为如果是做噩梦的话,醒来时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感,是薛洋十分渴求的。

 

但是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晓星尘已经死了。

连魂魄都碎了。

 

 

 

 

今年是薛洋扮演晓星尘的第四年。

他每天学着他的样子,练剑、买菜,甚至夜猎。

不过等一回家,他就会趴在晓星尘的棺材边上,对晓星尘说话。

“如果你不醒的话,我就把整个庄子里的人都变成走尸,你不管管?”

“如果你不醒的话,我就把阿箐那个小瞎子剁碎了喂野狗,你不救她?”

“今天我又装作你的样子出去骗人了,你真的不醒吗?”

 

 

求求你了,醒过来吧。

 

 

 

鬼梦

薛洋今年二十六岁,今天,他终于做噩梦了。

他笑了。

但是醒来,却发现这一切不是梦。

 

晓星尘依旧没有醒。

 

应该说,永远都不会醒了吧。

 

 

 

 

薛洋知道的。

薛洋知道晓星尘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他杀了整个道观的人,还刺瞎了宋岚的眼睛,让他受到好友的指责。

他一定,一定很恶心他。

 

薛洋其实想让晓星尘恨他。

因为如果晓星尘恨他,那肯定就会时时刻刻的想杀他,要么就是怎么杀他。这样的话,晓星尘满心满眼就都是他了,心里也是,无时无刻,都在想他。

 

 

但是薛洋错了,最后的最后,晓星尘宁愿选择自裁,也不愿选择来杀他。

 

他这个人,就是这么的天真啊。

 

薛洋恨他。

因为晓星尘渡世人,却不渡他。

薛洋恨他。

因为晓星尘渡的世人不来渡他。

薛洋恨他。

因为晓星尘最后连魂魄也不愿意留给他。

 

 

薛洋恨他。

 

 

 

 

梦醒

薛洋醒了。

 

他起身,继续扮演晓星尘。

他背着霜华,慢慢的走在陆上。

 

他和晓星尘,一个地上一个地下,从此,再无交集。

 

 

 

 

 

薛洋今年二十七岁。

他做不了梦了。

蓝忘机斩断了他的左臂,也刺穿了他的心,最后,他被金光瑶给杀了。

薛洋死了。

 

 

只是,死之前他还依然忘不了那颗糖。

那颗被他死死的攥在手心里的、已经发黑了的、不能吃的糖---------那是晓星尘给他的,最后一颗糖

 

 

呐,道长,能不能再给我一颗糖?

我下次一定不会让它给抢去了的,即使不给我也没有关系。

 

能不能,来世也和我再遇见呢?

 

 

 

身后,无人应答。

 



 

 

 

补充:

直梦:发生什么就梦见什么,见到谁就梦到谁。白日见之,夜里梦之。

想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此为想梦。

转梦:转梦指梦的内容多变,飘忽不定。

人梦:不同的人,对梦境有不同的意义。

精梦:精神状态导致的梦,近似于想梦。

鬼梦:即噩梦。

 

说实话,初看义城篇的时候,我不太喜欢薛洋,甚至想跑进书里住俩阿箐的竹竿往他身上砸,但是后来却很心疼他,七岁断指,十指连心的痛苦我们却无法得知。无父无母,没有人教他怎样与人为善,他只能凭借本能来保护自己,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成了现在的模样。

我们无法改变书的结局,也无法体会他们那刻骨铭心的伤痛,只能希望下一世薛洋不要再遇见常慈安了吧。

晓星尘也是。

 

 

 

 

 

我是个假的洋洋粉。




画风真的是丑......

我爱美图秀秀,背景什么的被我吃了,

私心打的tag,考虑在写同人,

要不两个都写???

人物有参考。

阴阳师之黑社会(起名废别在意)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时隔一年我终于又回来了,想看前篇的小伙伴可以点我头像

Occ,但是轻微

喜欢的cp可以说我可以下次写

小学生文笔

以上!

 

唔......那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一件事了。

久到是在日暮刚刚成立的时候,那时候的日暮,仅仅只有茨木和酒吞这两个能打的,其余的,说白了,就是一群杂鱼。

--------------------------这是后来加入的荒川之主的原话。

 

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Part1

晴明今天陪着神乐去逛街,说是逛街,更不如说是巡视吧,准确来说,是在大街上发掘人才,然后挖过来邀请ta加入。

但是他们逛了一天,始终没有发现可用的人才。

神乐累了一天,终于有些困了,她拉了拉身边人的衣角,说:“晴明,我累了,能回去了吗?”

晴明无奈的笑了笑,摸摸她的头,点头说好,语气里满是宠溺。

两人走到公园,坐在长椅上,神乐终归还是一个小孩子,抵挡不住睡意,趴在晴明的腿上,睡着了。

晴明笑了笑,一边温柔的抚摸着神乐的头发,一边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喂?什么事?”一个磁性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茨木吗?神乐睡着了,麻烦你开车过来接下我们,拜托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终于咬牙切齿的说:“下不为例!竟敢在我陪挚友有的时候打来,真想不接这通电话。”

“地点在平安公园,别迷路了哦!”

 

 

 

Part2

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身着校服的少女被一群喷着酒气的,和少女一样的校服的男生所包围着。

“不......不要过来......我会告诉老师的......”少女的眼睛泛起了泪花。

“哈?老师?不是吧,我没听错吧?这家伙说要告诉老师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知不知道校长是我小叔叔?”为首的男生笑得张狂。

“我们呢,也不为难你,听说校花你们班,对吧?就那个红叶。”一个男生不怀好意的说。

“你们......找她有事么?”少女的声音细弱蚊呐,身子不住的往角落里缩。

“没什么事,就是想请她出来吃个饭,顺便,”为首的男生塞给少女一个白色的纸包,里面包了什么粉末。“把这个给她吃了,懂?”

“可是......这样不好吧......红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吃来路不明的药.....”少女苦口婆心的劝着。

“你可他妈的闭嘴!叫你给她就给,信不信老子给你扒了拍点luo照?嗯?”

男生们慢慢地向少女逼近。

“为什么啊?不,别过来啊!不要逼我啊!”少女尖叫着,向后退去。

 

 

 

Part3

茨木简直要疯了,真不应该相信这破导航,原本走得好好的,结果导航忽然改变方向,把自己引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外,这条巷子是真的窄,车子根本就开不进去。

忽然,巷子里爆发了一阵尖叫声,随后只有浓重的呻吟声。

 

茨木的好奇心忽然就上来了,他进入巷子,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Part4

萤草看着面前因痛苦而倒在地上的男生们,心中一阵害怕。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不应该逼我的呀......对不起,对不起......”

萤草的眼睛依旧含着泪光,不过不同的是,她这次声音里含着害怕。

 

不是恐惧,而是害怕。

 

 

 

Part5

天邪鬼有点懵。

他们就是想让这个女生去帮他们送药粉(因为红叶女神最近过敏了),顺便吓唬一下这个女生,没有别的意思,毕竟萝莉没看点不是他的菜,但是这个女生突然就爆发了,抄起一旁的扫把棍儿,照着他们几个脑袋砸下去,力气还贼大,哥儿几个都被打蒙了,缓了半天才知道,哦,原来我被一个比我矮一截儿的女生给打了啊。

 

 

Part6

茨木找到声音的源头后,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面----------------一个身穿校服的女孩儿,哭着说对不起,身边横七竖八的躺了几个男生。

 

真是有趣。

 

他忍不住开口:“喂!你被欺负了吗?小丫头?(天邪鬼: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你想变强吗?跟随我吧。”

萤草小声的嘟囔:“打人不好的......”

“嗯?!我听不见!大声说!”

萤草被吓怕了,哭着说:“好......”

 

 

 

 

 

回到组织,小白迎了出来,奇怪的问:“您回来了!茨木大人,身后的这位是.......对了!你不是去接晴明大人了吗?”

茨木:“......

......

......

......

 

 

 

 

对哦”

 

 

 

 

晴明:MMP

 

 

 

END


所以你们懂了么

从今天起是日更好阿简!:

我最近在看一部非常感人的的片子。

大型都市青少年催泪神作。

内容真挚感人,剧情流畅智商在线,演员演技催人泪下,最重要的是它完结了,非常富有教育意义。

名字叫做。

《拖更的诱惑》。

论凹凸世界

2016有一部国漫火了起来,那就是《凹凸世界》

刚看到它时,觉得画风有些奇异,和漫画不一样(没错我是漫画党),但是看下去后,就渐渐的被吸引了,但是看的时间久了,入坑时间长了,渐渐地凹凸的优缺点也冒出来了,下面我说一下凹凸的优缺点。

ps:仅代表我个人观点,我尽量去客观的说,但不代表一切。



优点:

1.人设好

人设是我看的近几年国漫中最好的之一了,不得不说,许多人物塑造的十分优秀,让人不由自主的去喜欢。

2.世界观精致

世界观有时往往决定着一部番的走向,不得不说,凹凸的世界观带着五分残酷三分绚丽再加之两份神秘,给人一种“好想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样的转折”的感觉,(像是石头门)世界观十分宏伟,让人抱以厚望。

3.主线明确

把四大名著看一遍你就会明白了。

如果不够,你可以去看物语系列的前几集,不看后边。

(ps:这里的四大名著是指2017年度最烂的五部番,对,四大名著就是有五部233333)

4.画风独树一帜

画风绝对算是独成一家,,直接可以劝退一波颜值党,当然此颜值党非彼颜值党,这里的颜值党专指那些只看画风,不看剧情的人,确保了以后粉丝不会轻易退坑。

5.字幕组

偷字幕组和裁判球大队1/100,要加的举手


缺点:

1.主角人设

凹凸的人设很好,每个角色都很好,个性都十分鲜明,但是太鲜明了,反倒把主角比了下去。

就像去年官方举办的“最受欢迎的人物”(名字好像是这样的),安迷修是第一,而金的地位就十分的尴尬了。才排第五名,

金虽然是小天使,但有的时候智商太令人捉急了。跟漫画有些不同,漫画里的金,他至少智商是在线的,没有像动漫里的金,emmmmmmmmmmmmmmm......

(如果金像吉井秀明一样也行,不过就是少了一个女装,而且可惜这也不是搞笑番)

我觉得金的智商要是时常在线,人格魅力会再升一个档次。

2.风格走向

凹凸的标签是热血,但是,我觉得只有在第一、二季结尾我才感觉到了热血。

3.人物剧情比例

人物太多,虽然官方一直在强调,金才是唯一的主角,但我觉得凹凸更像是群像剧(这貌似是优点)

4.凹凸是被同人撑起来的

5.粉丝原因

我敢断定,看凹凸的人中至少有一半是腐女|腐男,有些人在弹幕中刷cp,不知道的以为这是基番呢,这就劝退了一些BG小萌新。

而且,B站上才爆出的凹凸bzy事件,以及有些凹凸coser没有化妆就上街,有人冒充凹凸大佬骗钱啊等等,都是在劝退一些粉丝或者萌新,虽然这不事官方的锅。222333333333333

以上都是我觉得,你也可以觉得这是瞎aa。


最后祝官方越做越好,加油!








最后安哥我的

和苍冈小姐姐画的,我线稿她上色+描线,为她打call!人物动作有参考。

故人归

她衣着华丽,姿态妩媚地走了进来。
“玉藻前大人,这边请。”
“晴明大人现在不在,请玉藻前大人先在此等候。”雪女说完,放下一杯茶,便走了。玉藻前举起茶杯,却发现杯壁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啧,冷掉了。”手中燃起一团幽冥的狐火,把茶连同杯子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啧,又没控制住。”

一枚花瓣从窗外飘来,落在玉藻前的脚边。
“又到了樱花绽放的季节了么……”

庭院里,一棵樱花树绽放的正艳。

玉藻前突然很想去庭院走走。

屋外,雪女正看着樱花树下出神。

树下,站着一个女子。
正确的说,是女妖。

雪女盯着她, 她似乎想走上前去打个招呼,因而抬起了胳膊,但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又把手放了下去,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树下的女子是谁? 她为何站在那里? 雪女对她为什么有那种反应?
玉藻前有些好奇。

“请问……”

玉藻前的笑脸,在看到女子的脸庞时,渐渐的凝固了。

“……是……你么?”






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个飘着樱花雨的午后。

少女拿着一把扫帚,在庭院中扫着花瓣,忽然间,从她身后的草丛中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又是你么?”
少女停下来手中的动作。

等了一会儿,草丛中的声音消失了,但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快点出来吧,不要不理我啊。”

风吹起散落在地上的花瓣和她的几缕发丝,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动静。

“哼。”少女撅起了嘴。“不理我就不理我,有本事,一辈子跟在我的后面。”说完,扭头便继续打扫。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

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没有那只小狐狸来抱她的腿,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可是,你说的。”
那是一个十分富有磁性的,好听的声音。

回首,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

鬼使神差的,她摘下了那个面具。
面具下,是一张比女人还要好看的,绝世倾城的脸。

樱花的香气在微微湿润的空气中发酵,像是酿出了世间最甜美的酒,让妖深陷其中,而后慢慢沦陷。
明明是禁忌,是毒药,令人恐惧和不安,却又让人,甘之如饴。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的话。


自那个镯子破碎的一瞬间,玉藻前的心也就跟着死了。













“请问……”

陌生女子的声音把玉藻前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抱歉,我认错人了。”

女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抱歉,我……真的是……太想她了……”

“因为过度的思念么……”女子眼睛中的光逐渐暗了下去,而后,泛起了泪花。

“呃,抱歉,我提到了什么令你不愉快的事情了么?”
看到女子眼角的泪花,玉藻前竟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罢了……”女子露出了一个苦笑。

“那个故人,他……”

“他已不在这现世了……”


“但是,他说过,他还会与我在这棵樱花树下相遇,”
“我,会一直等着他,我会在这棵樱花树下,再次为他起舞。”



风吹起樱瓣,将整个大地铺满了粉黛,似乎在宣告着四月的来临。

没有你的四月,就要来了





但或许,这又是,相逢的四月。




一朵樱花落在青年的肩头。
“樱花?”

格瑞:……

我不认识你……


hhhhhhhhhhhh毁了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