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祤

混迹各种圈子,万年混更手。最近在点(an)评(li)各种动漫及系列,忘轻点喷。

双城记·下

——你可曾爱上神明。
可曾看到过光芒挥破云屋自天空倾斜而下,可曾徒劳地伸长双手试图捕捉残辉,可剩满怀清风嘲弄。风烟万里,掌中握不住沙粒的永世孤军。是殿堂庙宇台阶下一路九天的铮铮玉碎,是残存的圣者在不再被膜拜的钢筋水泥里倨傲的歌唱,是结局一开始便注定为无用功的追云逐月。
你可曾爱上神明。像无尽永夜里坚持燃起的孤灯,哪怕再倔强也难辨炎凉,哪怕身后就是即将淹没在怀疑中的——
巨大的,最后的,万世洪荒。
作者:风息神泪

故事结束了。

结局令人唏嘘。

————————爱上神明的妖怪

像飞蛾一般,明明只是一缕光而已,却是如此执着,追逐着,追逐着,

————直到生命结束,翅膀硬化,从空中跌下。摔得粉碎。尸体腐烂。最后,化为尘埃。

那个妖怪亦是如此,

如飞蛾扑火般的,隔岸观火地单恋着。

因为,神明是绝对不会爱上妖怪的。

“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呢?”

“我不知道。”吐了口烟,她继续说着:

“许是那时的惊鸿一瞥,许是那时的一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许是……”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类的小孩会那么的执着,一直问我的名字,每天都来烦我,”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一直掐他的脸。因为用力过猛,把他掐哭了。”

“……”

“我说:‘我烟烟罗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难缠的小鬼!’结果你猜怎么着?”她没有等我开口,马上接着说:
“结果他说:‘你终于把名字告诉我了,原来你叫烟烟罗啊!真好听!’,明明在哭,却又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真是……”

“太可爱了!”

正在我暗自腓议时,她却又说: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忘了我了。”
“上回的女子会,他根本就记不起来我……”
“真是可恨啊……我对他最后的印象,就是那个躲在柴房一颙的哭泣的孩子。”
“明明……我们之前那么要好啊……”
“有次,他的脚受伤了,我背着他,在雨中,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可惜我没有听清……”
“那时我才刚刚成为妖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随着烟所飘走”
“——正如我来到这里一样。”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去找他。”
“我要他想起我。”
她说。







“我要去找她。”
“这么多年,我早就想起她了。”
他说。

——“所以——”






“我不相信人类。”



——“你想保护她?”


“不,我想占有她。”
“我被人类所背叛,所以,我不相信任何人。”
“所以,即使她也背叛我也无所谓了,因为她是我的。”




所以,他那时在雨中说的是






——————“我抓住你了。”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