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祤

混迹各种圈子,万年混更手。最近在点(an)评(li)各种动漫及系列,忘轻点喷。

故人归

她衣着华丽,姿态妩媚地走了进来。
“玉藻前大人,这边请。”
“晴明大人现在不在,请玉藻前大人先在此等候。”雪女说完,放下一杯茶,便走了。玉藻前举起茶杯,却发现杯壁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啧,冷掉了。”手中燃起一团幽冥的狐火,把茶连同杯子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啧,又没控制住。”

一枚花瓣从窗外飘来,落在玉藻前的脚边。
“又到了樱花绽放的季节了么……”

庭院里,一棵樱花树绽放的正艳。

玉藻前突然很想去庭院走走。

屋外,雪女正看着樱花树下出神。

树下,站着一个女子。
正确的说,是女妖。

雪女盯着她, 她似乎想走上前去打个招呼,因而抬起了胳膊,但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又把手放了下去,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树下的女子是谁? 她为何站在那里? 雪女对她为什么有那种反应?
玉藻前有些好奇。

“请问……”

玉藻前的笑脸,在看到女子的脸庞时,渐渐的凝固了。

“……是……你么?”






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个飘着樱花雨的午后。

少女拿着一把扫帚,在庭院中扫着花瓣,忽然间,从她身后的草丛中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又是你么?”
少女停下来手中的动作。

等了一会儿,草丛中的声音消失了,但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快点出来吧,不要不理我啊。”

风吹起散落在地上的花瓣和她的几缕发丝,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动静。

“哼。”少女撅起了嘴。“不理我就不理我,有本事,一辈子跟在我的后面。”说完,扭头便继续打扫。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

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没有那只小狐狸来抱她的腿,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可是,你说的。”
那是一个十分富有磁性的,好听的声音。

回首,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

鬼使神差的,她摘下了那个面具。
面具下,是一张比女人还要好看的,绝世倾城的脸。

樱花的香气在微微湿润的空气中发酵,像是酿出了世间最甜美的酒,让妖深陷其中,而后慢慢沦陷。
明明是禁忌,是毒药,令人恐惧和不安,却又让人,甘之如饴。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的话。


自那个镯子破碎的一瞬间,玉藻前的心也就跟着死了。













“请问……”

陌生女子的声音把玉藻前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抱歉,我认错人了。”

女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抱歉,我……真的是……太想她了……”

“因为过度的思念么……”女子眼睛中的光逐渐暗了下去,而后,泛起了泪花。

“呃,抱歉,我提到了什么令你不愉快的事情了么?”
看到女子眼角的泪花,玉藻前竟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罢了……”女子露出了一个苦笑。

“那个故人,他……”

“他已不在这现世了……”


“但是,他说过,他还会与我在这棵樱花树下相遇,”
“我,会一直等着他,我会在这棵樱花树下,再次为他起舞。”



风吹起樱瓣,将整个大地铺满了粉黛,似乎在宣告着四月的来临。

没有你的四月,就要来了





但或许,这又是,相逢的四月。




一朵樱花落在青年的肩头。
“樱花?”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