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祤

混迹各种圈子,万年混更手。最近在点(an)评(li)各种动漫及系列,忘轻点喷。

1. 薛晓,薛洋单箭头晓星尘

2. 病娇洋出没!(occ)

3. 小学生文笔

4. 糖,最近薛晓的刀子真的很多,我来皮一把,写个糖。

初梦

七岁前的薛洋十分讨厌做噩梦。

因为噩梦真的很可怕啊,在梦里,你最不想经历的几乎都会实现,什么没有糖吃啦、甜食都变苦了啊之类的,薛洋几乎能被这些事情给吓醒,醒了就会大哭一场,然后去找糖吃,待糖在口腔中融化,熟悉的味道霸占味蕾,他才会像一个吃饱了蜂蜜的熊一样心满意足的去睡了。


噩梦什么的,果然还是最讨厌了。

 

 

直梦

薛洋今年十三岁。

他开始学着打架了。

他力气不是很大,揍人的技术也不是很好,但是他够狠。

如果手被人打断了,脚被人弄折了,那就用牙咬,狠咬,使劲咬,把对方咬的骂他狗也不会松口。

 

他第一次杀人也是在那时候。

对方是一个比他大两岁的小流氓,有事没事就嘲笑薛洋的断指,还总是抢他的糖,朝他吐口水。

然后他就把他杀了。

先像当年姓常的骗他那样,把那个小流氓骗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在他身后用烂抹布死死的捂住他的口鼻,最后,再用瓦片划开他的脖子。

瓦片是在一间酒肆捡到的,并不是很锋利,因此把那个人脖子划得鲜血淋漓,血肉模糊。那个人才算断气,死之前也不忘死死的瞪着薛洋。

最后的最后,薛洋干了一件他最期待干的一件事---------把那个小流氓的小指给切下来。

 

 

第一次杀人的薛洋感到一阵反胃,但是很快,他又笑了------明天不会再有人嘲笑他了,如果有,那就杀掉好了。

但是很快,他发现这样杀人的效率太慢了。

所以,他开始修习鬼道,据说,夷陵老祖魏无羡就是自学鬼道的。

 

慢慢的,他发明了一种好玩的小玩意儿--------尸毒粉

只要撒一把,嘿,哪怕你是个彪猛的汉子,也要老老实实的倒下。

薛洋的名字在那一带成为了流氓恶徒的象征,人们唯恐避之不及。

 

 

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他了。


 

 

想梦

十五岁的薛洋已经不怕噩梦了。

自七岁那年断指开始,他便开始不断做噩梦。

一直,一直,一直不断的循环他断指那天。

疼,他真的很疼,他做错了什么?他只是想要吃点心罢了。

噩梦做多了,也就麻木了,在梦里,他梦见他把姓常的给大卸八块,灭了他满门,把他们的脑袋全部卸下来,当球踢。

 

他的确那么做了。

当血溅到他的脸上,像是铁锈一般的腥臭味窜入他的鼻腔,他只感到了兴奋。

但是报完仇,他却感觉并不那么痛快,

因为,他的小指,再也好不了了。

 

最近,有一个叫金光瑶的小矮子来找他,让他帮忙拼一个奇怪的东西,叫什么......阴虎符。

 

“成美,若你拼好阴虎符,我定有厚礼相赠。”金光瑶笑眯眯的说。

 

然后,薛洋就换上了金星雪浪袍。

那时候的薛洋,年纪轻轻,面容虽然稚气未消,个子却已经很高了,和金光瑶站在一起,如春风拂柳,一派少年风流。

 

 

 

也就是那一年,薛洋遇见了晓星尘。

 

晓星尘跨越三省只为捉拿他,并把他交给了金家。

 

得,这又是一个披着正人君子外皮的家伙,明明很强却要给杂碎出头,不仅如此,竟然还要教育他吃糖要给钱?

笑话。

薛洋这几年来杀人如麻,掀过不少摊子,吃糖从来就没给过钱,这些教育自然是被他抛之脑后。

临了他也不忘留下一句狠话---------“道长,咱们走着瞧。”

 

 

 

转梦

薛洋今年十七岁,噩梦已经很少做了,应该说,他很久没有做梦了。

在金家修了一年鬼道的他终于被放出来了。

那么,该去实现他一年前的“诺言”了。

 

 

薛洋屠了整个白雪观。

连只看门的狗也不放过。

 

然后,他刺瞎了宋岚的双眼。

 

 

嘿,看见宋岚冲晓星尘大吼,看到晓星尘那伤心欲绝的表情,薛洋快开心死了。

 

 

 

可惜,日子过得太好了也是会受到变故的。

金光瑶那个小矮子上位以后,竟然反过来追杀他!

 

数十把仙剑朝他刺来。

 

疼,真的很疼。

但是,没当年指头断的时候疼。

 

 

 

人梦

薛洋今年十九岁。他已经很久不做梦了。

 

今天抽签晓星尘输了,不过看在他看不见的份上,他再一次勉为其难的帮忙跑腿。

 

 

薛洋觉得,有时候跟在这个瞎子身边也不是什么坏事。

虽然要骗他很辛苦,虽然小瞎子很讨厌,虽然他住的很寒酸,

但是,他有糖。

每天,晓星尘都会给他和小瞎子一人一颗糖,然后听他讲笑话,笑得合不拢嘴,每天同他一起“夜猎”,每天......

 

薛洋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但是。他错了。

 

 

 

 

 

“求求你,放过我吧......”

晓星尘的白绫上渗出了血迹,看样子,他真的要崩溃了。

 

他一定,一定很恨他。

 

 

 

 

精梦

薛洋今年二十三岁。他开始期待做噩梦。

为什么呢?

因为如果是做噩梦的话,醒来时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感,是薛洋十分渴求的。

 

但是他很清楚,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晓星尘已经死了。

连魂魄都碎了。

 

 

 

 

今年是薛洋扮演晓星尘的第四年。

他每天学着他的样子,练剑、买菜,甚至夜猎。

不过等一回家,他就会趴在晓星尘的棺材边上,对晓星尘说话。

“如果你不醒的话,我就把整个庄子里的人都变成走尸,你不管管?”

“如果你不醒的话,我就把阿箐那个小瞎子剁碎了喂野狗,你不救她?”

“今天我又装作你的样子出去骗人了,你真的不醒吗?”

 

 

求求你了,醒过来吧。

 

 

 

鬼梦

薛洋今年二十六岁,今天,他终于做噩梦了。

他笑了。

但是醒来,却发现这一切不是梦。

 

晓星尘依旧没有醒。

 

应该说,永远都不会醒了吧。

 

 

 

 

薛洋知道的。

薛洋知道晓星尘绝对不会原谅他的。

他杀了整个道观的人,还刺瞎了宋岚的眼睛,让他受到好友的指责。

他一定,一定很恶心他。

 

薛洋其实想让晓星尘恨他。

因为如果晓星尘恨他,那肯定就会时时刻刻的想杀他,要么就是怎么杀他。这样的话,晓星尘满心满眼就都是他了,心里也是,无时无刻,都在想他。

 

 

但是薛洋错了,最后的最后,晓星尘宁愿选择自裁,也不愿选择来杀他。

 

他这个人,就是这么的天真啊。

 

薛洋恨他。

因为晓星尘渡世人,却不渡他。

薛洋恨他。

因为晓星尘渡的世人不来渡他。

薛洋恨他。

因为晓星尘最后连魂魄也不愿意留给他。

 

 

薛洋恨他。

 

 

 

 

梦醒

薛洋醒了。

 

他起身,继续扮演晓星尘。

他背着霜华,慢慢的走在陆上。

 

他和晓星尘,一个地上一个地下,从此,再无交集。

 

 

 

 

 

薛洋今年二十七岁。

他做不了梦了。

蓝忘机斩断了他的左臂,也刺穿了他的心,最后,他被金光瑶给杀了。

薛洋死了。

 

 

只是,死之前他还依然忘不了那颗糖。

那颗被他死死的攥在手心里的、已经发黑了的、不能吃的糖---------那是晓星尘给他的,最后一颗糖

 

 

呐,道长,能不能再给我一颗糖?

我下次一定不会让它给抢去了的,即使不给我也没有关系。

 

能不能,来世也和我再遇见呢?

 

 

 

身后,无人应答。

 



 

 

 

补充:

直梦:发生什么就梦见什么,见到谁就梦到谁。白日见之,夜里梦之。

想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此为想梦。

转梦:转梦指梦的内容多变,飘忽不定。

人梦:不同的人,对梦境有不同的意义。

精梦:精神状态导致的梦,近似于想梦。

鬼梦:即噩梦。

 

说实话,初看义城篇的时候,我不太喜欢薛洋,甚至想跑进书里住俩阿箐的竹竿往他身上砸,但是后来却很心疼他,七岁断指,十指连心的痛苦我们却无法得知。无父无母,没有人教他怎样与人为善,他只能凭借本能来保护自己,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成了现在的模样。

我们无法改变书的结局,也无法体会他们那刻骨铭心的伤痛,只能希望下一世薛洋不要再遇见常慈安了吧。

晓星尘也是。

 

 

 

 

 

我是个假的洋洋粉。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