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祤

混迹各种圈子,万年混更手。最近在点(an)评(li)各种动漫及系列,忘轻点喷。

阴阳师之黑社会(起名废别在意)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时隔一年我终于又回来了,想看前篇的小伙伴可以点我头像

Occ,但是轻微

喜欢的cp可以说我可以下次写

小学生文笔

以上!

 

唔......那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一件事了。

久到是在日暮刚刚成立的时候,那时候的日暮,仅仅只有茨木和酒吞这两个能打的,其余的,说白了,就是一群杂鱼。

--------------------------这是后来加入的荒川之主的原话。

 

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Part1

晴明今天陪着神乐去逛街,说是逛街,更不如说是巡视吧,准确来说,是在大街上发掘人才,然后挖过来邀请ta加入。

但是他们逛了一天,始终没有发现可用的人才。

神乐累了一天,终于有些困了,她拉了拉身边人的衣角,说:“晴明,我累了,能回去了吗?”

晴明无奈的笑了笑,摸摸她的头,点头说好,语气里满是宠溺。

两人走到公园,坐在长椅上,神乐终归还是一个小孩子,抵挡不住睡意,趴在晴明的腿上,睡着了。

晴明笑了笑,一边温柔的抚摸着神乐的头发,一边拨通了熟悉的号码。

 

---“喂?什么事?”一个磁性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茨木吗?神乐睡着了,麻烦你开车过来接下我们,拜托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终于咬牙切齿的说:“下不为例!竟敢在我陪挚友有的时候打来,真想不接这通电话。”

“地点在平安公园,别迷路了哦!”

 

 

 

Part2

在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身着校服的少女被一群喷着酒气的,和少女一样的校服的男生所包围着。

“不......不要过来......我会告诉老师的......”少女的眼睛泛起了泪花。

“哈?老师?不是吧,我没听错吧?这家伙说要告诉老师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知不知道校长是我小叔叔?”为首的男生笑得张狂。

“我们呢,也不为难你,听说校花你们班,对吧?就那个红叶。”一个男生不怀好意的说。

“你们......找她有事么?”少女的声音细弱蚊呐,身子不住的往角落里缩。

“没什么事,就是想请她出来吃个饭,顺便,”为首的男生塞给少女一个白色的纸包,里面包了什么粉末。“把这个给她吃了,懂?”

“可是......这样不好吧......红叶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吃来路不明的药.....”少女苦口婆心的劝着。

“你可他妈的闭嘴!叫你给她就给,信不信老子给你扒了拍点luo照?嗯?”

男生们慢慢地向少女逼近。

“为什么啊?不,别过来啊!不要逼我啊!”少女尖叫着,向后退去。

 

 

 

Part3

茨木简直要疯了,真不应该相信这破导航,原本走得好好的,结果导航忽然改变方向,把自己引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外,这条巷子是真的窄,车子根本就开不进去。

忽然,巷子里爆发了一阵尖叫声,随后只有浓重的呻吟声。

 

茨木的好奇心忽然就上来了,他进入巷子,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Part4

萤草看着面前因痛苦而倒在地上的男生们,心中一阵害怕。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不应该逼我的呀......对不起,对不起......”

萤草的眼睛依旧含着泪光,不过不同的是,她这次声音里含着害怕。

 

不是恐惧,而是害怕。

 

 

 

Part5

天邪鬼有点懵。

他们就是想让这个女生去帮他们送药粉(因为红叶女神最近过敏了),顺便吓唬一下这个女生,没有别的意思,毕竟萝莉没看点不是他的菜,但是这个女生突然就爆发了,抄起一旁的扫把棍儿,照着他们几个脑袋砸下去,力气还贼大,哥儿几个都被打蒙了,缓了半天才知道,哦,原来我被一个比我矮一截儿的女生给打了啊。

 

 

Part6

茨木找到声音的源头后,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面----------------一个身穿校服的女孩儿,哭着说对不起,身边横七竖八的躺了几个男生。

 

真是有趣。

 

他忍不住开口:“喂!你被欺负了吗?小丫头?(天邪鬼: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你想变强吗?跟随我吧。”

萤草小声的嘟囔:“打人不好的......”

“嗯?!我听不见!大声说!”

萤草被吓怕了,哭着说:“好......”

 

 

 

 

 

回到组织,小白迎了出来,奇怪的问:“您回来了!茨木大人,身后的这位是.......对了!你不是去接晴明大人了吗?”

茨木:“......

......

......

......

 

 

 

 

对哦”

 

 

 

 

晴明:MMP

 

 

 

END


故人归

她衣着华丽,姿态妩媚地走了进来。
“玉藻前大人,这边请。”
“晴明大人现在不在,请玉藻前大人先在此等候。”雪女说完,放下一杯茶,便走了。玉藻前举起茶杯,却发现杯壁上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啧,冷掉了。”手中燃起一团幽冥的狐火,把茶连同杯子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啧,又没控制住。”

一枚花瓣从窗外飘来,落在玉藻前的脚边。
“又到了樱花绽放的季节了么……”

庭院里,一棵樱花树绽放的正艳。

玉藻前突然很想去庭院走走。

屋外,雪女正看着樱花树下出神。

树下,站着一个女子。
正确的说,是女妖。

雪女盯着她, 她似乎想走上前去打个招呼,因而抬起了胳膊,但似乎又是想起了什么,又把手放了下去,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了。

树下的女子是谁? 她为何站在那里? 雪女对她为什么有那种反应?
玉藻前有些好奇。

“请问……”

玉藻前的笑脸,在看到女子的脸庞时,渐渐的凝固了。

“……是……你么?”






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个飘着樱花雨的午后。

少女拿着一把扫帚,在庭院中扫着花瓣,忽然间,从她身后的草丛中发出了沙沙的响声。
“又是你么?”
少女停下来手中的动作。

等了一会儿,草丛中的声音消失了,但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
“快点出来吧,不要不理我啊。”

风吹起散落在地上的花瓣和她的几缕发丝,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动静。

“哼。”少女撅起了嘴。“不理我就不理我,有本事,一辈子跟在我的后面。”说完,扭头便继续打扫。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声响。

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没有那只小狐狸来抱她的腿,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可是,你说的。”
那是一个十分富有磁性的,好听的声音。

回首,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

鬼使神差的,她摘下了那个面具。
面具下,是一张比女人还要好看的,绝世倾城的脸。

樱花的香气在微微湿润的空气中发酵,像是酿出了世间最甜美的酒,让妖深陷其中,而后慢慢沦陷。
明明是禁忌,是毒药,令人恐惧和不安,却又让人,甘之如饴。

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的话。


自那个镯子破碎的一瞬间,玉藻前的心也就跟着死了。













“请问……”

陌生女子的声音把玉藻前从回忆拉回了现实。

“……抱歉,我认错人了。”

女子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抱歉,我……真的是……太想她了……”

“因为过度的思念么……”女子眼睛中的光逐渐暗了下去,而后,泛起了泪花。

“呃,抱歉,我提到了什么令你不愉快的事情了么?”
看到女子眼角的泪花,玉藻前竟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罢了……”女子露出了一个苦笑。

“那个故人,他……”

“他已不在这现世了……”


“但是,他说过,他还会与我在这棵樱花树下相遇,”
“我,会一直等着他,我会在这棵樱花树下,再次为他起舞。”



风吹起樱瓣,将整个大地铺满了粉黛,似乎在宣告着四月的来临。

没有你的四月,就要来了





但或许,这又是,相逢的四月。




一朵樱花落在青年的肩头。
“樱花?”

【阴阳师黑社会】壹

*黑社会prao
*小学生文笔
*人物occ
*狐跳,狗雪,虽然开头有些像狗崽,但是是狐跳和狗雪。
*微茨草,酒红,连刀,荒烟
*梗比较多

大天狗不喜欢妖狐。
原因很简单,对方是个变态。

大天狗是和妖狐同一期进入的日暮的。
身为同一期进入组织的人,按理说应该关系相较与其他期的人,关系应该更好。而且妖狐的成绩也算不错,应该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伙伴。
————至少大天狗在正式了解妖狐前,是这么想的。

日暮,平安京中最大,也最神秘的黑道组织,传说,他们的手中沾染了无数恶势力的鲜血,在黑暗中默默保护着一方安宁,哪怕是市政府这么强大的势力,只要踏入领土半步,他们也会把他们揍……赶出去。
这是多么正义的一个组织啊!
大天狗对那里十分向往。
于是,他克服了种种困难,通过了重重选拔,终于进入了他向往已久的组织中,看啊!「正义」和友好的同伴正在向他招手!


——如果不是遇到妖狐了的话。

大天狗感觉十分的不快。

忽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
“是大天狗大人吗?”
回首,是一个清冷而又美丽的女性。
“您好。我是前期的雪女。”
“你好。”
“大天狗大人,为了「大义」,让我们一起努力吧。”雪女向大天狗伸出了手。
回应她的,是大天狗温热的手。
“好,为了「大义」。”

“或许有很多的不顺,但是,似乎这样,也不错。”
大天狗心想。

















妖狐进入日暮纯属是为了找小姐姐玩(一定要是少女)。
结果,同一期的人中,没  有  一   个  女  性!!!
这™怎么玩啊!

有一回好不容易经过训练室时,看见萤草正在被晴明训为什么不奶时,妖狐本想冲过去英雄救美之时,一番组的茨木突然冲了出来。
“晴明你想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呢!你带大的萤草为什么不奶?!”
“吾宠的,怎地?!”

被喂了一大口狗粮的妖狐受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第一份恶意。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时,他撇见了隔壁情报组的几位小姐姐,于是瞬间满血复活,兴冲冲的跑去找小姐姐去了。

结果,他刚刚来到情报组的周边时,看见情报组的红叶在和一番组的酒吞在吵架。啧,情侣。
来到电梯前,就看见传说中的「女子会四大恶势力」走了出来,他们的身高差,宛如一家四口(没办法谁叫她们之中混了个荒)。
刚下电梯,就看见来串组的二番组的妖刀姬在和情报组组长青行灯说话,妖刀姬一抬头,看见妖狐,不知为何瞬间拔出太刀像妖狐砍了过去。
就在妖狐心中默念“要死要死要死”之时,一阵温柔的风包裹住了他,并挡下了妖刀姬的攻击。
“你没事吧?”一目连从身后的电梯里走了出来,亲切的问到。
妖狐感激涕零。
“没……”
“阿刀?”
???不是问我的吗?妖狐一脸黑人问号。
“事”字就这样生生的被妖狐吞进了肚子里。
啧,情侣。
就在妖狐身心疲惫的回到组里之时,他又撇见了大天狗和雪女。
明明只是握手,但是两人眼里却有一种莫名言喻的兴奋光芒。

妖狐瞬间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所背叛了。

就在他窝在角落里思考人生时,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宁静。
“是新来的妖狐叔叔吗?你怎么啦?生病了吗?”
回首,是一个可爱的小女孩。
“我带你去医疗租找桃花姐姐看看吧!”
说罢,拉起妖狐的手,往南边走去。
全然不看妖狐那张激动到无与伦比的脸。

同样,妖狐也没有看见身后跳跳哥和跳跳弟那能把人瞪死的眼神和已经准备好的棺材。











这时,刚从咖啡间走出来的大天狗看到了这一幕。

于是,大天狗对妖狐的那种戒备更深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BC.

阴阳师之黑社会

深夜脑洞。
抱歉啊占了下tag,啊,内个,文章我慢慢还了回来,现在不知为何又想搞事一发。
如标题,阴阳师里的式神、人物会被窝写成黑社会(真社会)。
然后就是可能会发一些关于对应文的图片(算了画渣)。
就这样吧tag只打我肯定会写的cp,(可能也会有多cp,别骂我就好)其他的你们……随便说吧……(貌似立了一个flag)

改图流,没人喜欢骨女吗?
用骨女传记的方式打开地狱少女的骨女。
故事参考骨女传记和传说中的骨女故事,人物有些occ。

我的夫君抛弃了我。

他把我丢在家,前往了战场。

有,多少年了?

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因为他的信断了。

村里人说他死了。

我不信。我要去找他。

一路上的风尘仆仆,历经了种种困苦和 屈 辱 ,我找到了他。

他成了将军。

铠甲被擦的精亮,但却抹不去那上面细小的刀痕。烛光忽明忽暗,映照出他睡得安详的脸。

以及他怀中女子那张美艳的脸。

他过得好就行。

可十郎,我的夫君,他终是抛弃了我。

但我还是执着的等着。

等着他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终于,他回来了。

他受不了那个妻子了,他回来了,回来找我了。

晚上,我们同床共眠,
“你的手怎的这般凉?”
他把我的手放入他的手掌,
真是温暖。

看,夫君还是爱我的。

天还未亮时,夫君醒了,他看到,躺在他身边的,不是我,而是一堆黑发白骨。

啊,我是记不起来的,

我记不起身上的疼痛,记不起山贼的侮辱,记不起颈上的刀疤,我只记得一件事。

窗外,一缕晨曦划破天际,

天亮了,我该带他走了。

双城记·下

——你可曾爱上神明。
可曾看到过光芒挥破云屋自天空倾斜而下,可曾徒劳地伸长双手试图捕捉残辉,可剩满怀清风嘲弄。风烟万里,掌中握不住沙粒的永世孤军。是殿堂庙宇台阶下一路九天的铮铮玉碎,是残存的圣者在不再被膜拜的钢筋水泥里倨傲的歌唱,是结局一开始便注定为无用功的追云逐月。
你可曾爱上神明。像无尽永夜里坚持燃起的孤灯,哪怕再倔强也难辨炎凉,哪怕身后就是即将淹没在怀疑中的——
巨大的,最后的,万世洪荒。
作者:风息神泪

故事结束了。

结局令人唏嘘。

————————爱上神明的妖怪

像飞蛾一般,明明只是一缕光而已,却是如此执着,追逐着,追逐着,

————直到生命结束,翅膀硬化,从空中跌下。摔得粉碎。尸体腐烂。最后,化为尘埃。

那个妖怪亦是如此,

如飞蛾扑火般的,隔岸观火地单恋着。

因为,神明是绝对不会爱上妖怪的。

“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呢?”

“我不知道。”吐了口烟,她继续说着:

“许是那时的惊鸿一瞥,许是那时的一句‘我会一直在你身边’,许是……”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类的小孩会那么的执着,一直问我的名字,每天都来烦我,”

——“然后呢?”

“然后我就一直掐他的脸。因为用力过猛,把他掐哭了。”

“……”

“我说:‘我烟烟罗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难缠的小鬼!’结果你猜怎么着?”她没有等我开口,马上接着说:
“结果他说:‘你终于把名字告诉我了,原来你叫烟烟罗啊!真好听!’,明明在哭,却又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真是……”

“太可爱了!”

正在我暗自腓议时,她却又说: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忘了我了。”
“上回的女子会,他根本就记不起来我……”
“真是可恨啊……我对他最后的印象,就是那个躲在柴房一颙的哭泣的孩子。”
“明明……我们之前那么要好啊……”
“有次,他的脚受伤了,我背着他,在雨中,他对我说了一句话,可惜我没有听清……”
“那时我才刚刚成为妖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随着烟所飘走”
“——正如我来到这里一样。”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去找他。”
“我要他想起我。”
她说。







“我要去找她。”
“这么多年,我早就想起她了。”
他说。

——“所以——”






“我不相信人类。”



——“你想保护她?”


“不,我想占有她。”
“我被人类所背叛,所以,我不相信任何人。”
“所以,即使她也背叛我也无所谓了,因为她是我的。”




所以,他那时在雨中说的是






——————“我抓住你了。”

没错,那就是我!
那么……问题来了……
tag该怎么打……

双城记·荒烟(上)

天天搞事,挖坑不填。
没错,那就是我,从汤圆到乐乎,总是不填坑的那个。
小甜饼先来一发,然后,刀就会来哒~
—————————————————————————————

我是一个旅人,无论是东边的大江山,亦或是西边的荒川之地,我都去过。
今天,我来到了一个小渔村。



那是个特别的孩子。
明明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子,但脸上却有着与年龄严重不符的成熟。

“那是荒大人。”
一个小妖怪说。
“他能看到未来。”
另一个小妖怪说。

一群小妖怪在讨论他。
羡慕的、畏惧的、尊敬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真吵。

“他那么成熟,平日里一定是一个严肃的人吧!”
“他能看见我们呢!”
“我听说,他其实也是一个妖怪呢!”

啪哒!
我手中把玩的瓷器碎了。
瓷片在地上开出了一朵花,
凄美,而又悲哀。
像这段恋情。


他听见了声音。

他走了过来。

“你是谁?”
他问。






“你是谁?”她问。
那是一张总是挂着微笑的、绝世倾城脸。
脸的主人是一个拿着烟斗、脚下踩着烟雾小鬼的女人。

正确来说,是女妖。

那个名为烟烟罗的妖怪伸了个懒腰。
或许是嫌不舒服吧,她踢了踢脚下的小鬼,小鬼便飞到了烟烟罗的肩旁。

“啊啦~你要听我讲故事吗?”她问。

然后,故事开始了。

最近去了厦门(现在在金门),
没有wifi……
一直登不上乐乎……
请见谅~_~

中间的手绘图是
繁花碎月   大大的。
大大的画风和剧情都敲可爱~
我去围观啦!